泉州将供水金门 -ag捕鱼

发布时间:2013-10-18 阅读次数:

摘要:
泉州将供水金门
来源:东南早报作者:陈玲红

“不久金门和泉州就将同饮一湖水了,我们更是一家人了。”昨日,金门县副县长吴友钦与台湾9家媒体记者在山美水库及金鸡拦河闸考察水源水质后,由衷地说,“晋江供水解决了金门百姓18年来的饮水问题,更为金门未来的发展解决一大难题。”

两岸继“通邮、通航、通商”后,又将“通水”。8月29日,两岸有关主管部门及业主单位在福州举行商谈,最终确认由晋江供水金门的方案。为了让金门百姓了解晋江供水水源的水质,昨日,吴友钦副县长带领金门相关负责人及台湾9家媒体记者,再次来到泉州考察。

水清见鱼 金门同胞陶醉山美景色

“看,有鱼。看得到鱼就说明这水有多清了。”昨日下午1点多,在船上游览山美水库时,已满头银发的吴友钦拿着平板电脑不停拍摄,激动得像个孩子。他说要把这里的景色拍回去给金门百姓看。在船上,轻风拂面,他显然享受于眼前的景色。“在金门,根本看不到这样的景色。因为金门的湖都是人工湖,水位浅不说,还常有藻类漂浮。”吴友钦说。

“这次的水不仅水位高了,而且比我们4月份看到的还要清。”吴友钦介绍,今年4月中旬,在大陆供水金门的方案尚未敲定时,他便与金门县自来水厂的工务课长张武达对金门供水项目沿途的水质进行采样检测。当时对原水进行农药、重金属等的检测,结果显示,晋江这里的原水符合台湾饮用水水源标准。

“这次再来重走供水路线,目的就是要让台湾的媒体见证整条供水路线的水源和水质。通过他们让金门的百姓知道,以后他们将饮用的是什么样的水。”吴友钦说。
跨越70公里 金鸡水闸成供水起点

山美水库仅是整个晋江供水金门的一个重要配套工程。据悉,本次引水源头还包括晋江流域之上的东溪和西溪水源。这些水源将汇集到金鸡拦河闸,以此为起点,经晋江供水引至晋江市境内的天然湖泊——龙湖。在龙湖设取水泵站,经泵站加压后送水至晋江市金井镇的丙洲,并在丙洲村附近入海,埋管穿过围头澳至金门岛的田埔水库。“我们会在田埔水库建一个专门的蓄水池和净水厂,以区别大陆水源和金门水源。”金门县自来水厂工务课长张武达说。

本次供水路线由取水泵站、陆地输水管和跨海输水管等组成。其中,陆地输水管线总长54.103公里,跨海管线长16.6665公里(跨海管道最大水深达24.3米)。初期设计每日供水量为2.5万吨,中期3.4万吨,远期5.5万吨。

据了解,金鸡拦河闸承担着下游泉州9县(市、区)400多万人民生产、生活和65万亩农田的供水需求,约5-20亿立方米,但金鸡拦河闸年平均径流量约有50亿立方米。“剩余的流量都流入海洋了,所以供给金门是绰绰有余的。”泉州市金鸡拦河闸管理处黄主任说。
方案已敲定 供水价格实施细则待定

“从1995年到现在,这条供水线路能最终敲定真的非常不容易。”在谈及晋江供水金门的方案时,吴友钦感叹道。他说,从提议大陆供水金门到方案落实,历经了18年。这18年间,金门县经历了三任县长,四任自来水厂的厂长。

据了解,1993年金门大旱,当时金门就提出了从福建引水的提议。而这一提议也得了福建省的热情回应,1995年3月,省政府便牵头成立了福建金马供水领导小组。最初,经过两岸专家的考察论证,制订了三条线路,另两条分别从厦门大嶝岛、厦门何厝香山铺设海底管道至金门。

之后,大陆水利部门经过对水源稳定、工程可行性及规划成熟度等问题综合评估,认定从晋江引水到金门的供水方案“最优”,该方案也获得了台湾“水利署”的认可。虽然这一供水方案已经敲定,不过具体的实施细则及供水价格等还有待商定。

“这条供水路线水量充足,而且水质也不错,我们都觉得很可靠。”考察完金鸡拦河闸后,吴友钦肯定地说。“过去我们讲通水、通航、通商,现在我们通水了。两岸同饮一湖水,我们更像一家人了。”吴友钦说,过去金门隶属泉州府同安县管辖,现在又回饮泉州水,这是两岸关系的进步,也是两地情缘、地缘的延伸。

◆相关链接

泉州曾向金门供蔬菜

其实泉州支援金门已不是头一次。早在2006年“格美”台风时,泉州向金门供给30.4吨新鲜蔬菜。当时金门受台风影响,蔬菜市场供应紧张,泉州通过石井口岸,泉金航线向金门提供了包括白菜、花菜、西兰花、荷兰豆等十五个品种的蔬菜。这也使泉州成为继厦门之后大陆第二个对台出口新鲜蔬菜的口岸。

据了解,泉州石井口岸与金门最近距离仅六海里,石井港与金门之间的航线仅为十四海里,航运时间仅需五十分钟,是闽南沿海距金门最近的海上“黄金水道”。自2002年11月18日实现货运直航三年多来,经泉州检验检疫局检验查验的船舶983艘次,对台输出货物72万吨,石井港已成为对金门货运通航运量最多、增长幅度最快的港口。

地下水超抽致盐化,白酒与旅游业亦受困水荒

引水解渴 助推金门长期发展

地属南亚热带气候的金门县,暖热少雨,缺水问题由来已久。虽然全县常住人口仅为6万,但县区供水仍十分严峻。县区自来水公司日供水量不到2万吨,而要满足居民生活及生产用水,每日至少应供水4万吨。“地下水超抽,会影响金门高粱酒的生产,但水资源不足又会让旅游业受影响。而这两个产业是金门经济的两大命脉。”吴友钦说。

过去排队等取水 路过庙宇便祈雨

“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期间用水紧张,一盆水不仅要从脸洗到脚,还要用来浇树。”吴友钦介绍,那个时代金门有许多军人,用水量大,缺水严重,常要限水使用。当时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就是一辆抽水车旁,民众提着水桶排着长队接水。由于当时要求每人都要养活一棵树,因此一盆水民众洗过了也都不舍得倒掉,要用于浇树。也几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金门县西半岛的民众便开始使用地下水源。

若不考虑地下水超抽问题,能使用地下水源算是幸运的了。因为东半岛民众大多使用靠雨水补给的湖库水,然而,湖库水由于水源水质差,口感也极差。

“口感非常不好,因为要经过多种技术净化,所以水中常有加氯的味道,偶尔水位低时水还会呈黄色或黑色。”金门日报的记者张建腾是土生土长的金门人,这次是他第一次随行来泉州。他说过去只要一路过庙宇就要祈雨,因为他家的水源几乎都只能靠雨水补给。“金门的民众都非常期盼能从大陆引水,看来现在要美梦成真了。”张建腾高兴地说。

金门水况 净化一吨水亏损8元

“金门的水库都是人工湖,湖小又浅,且是死水。所以原水水质很差。”金门县自来水厂张武达课长介绍说,金门全县有小型湖库13座,蓄水池最深处也不过4-5米深,总库容量600万立方米。但由于天热少雨,库容常常都无法蓄满水。由于水中营养物质过剩,湖面常有藻类生长,影响水质。

因此,为了弥补不足,他们采用抽取地下水和海水淡化两种方式取水。不过,这也导致了另一个问题,即地下水超抽,海水倒入,地下水有盐化危险。“海水淡化只占用水3.83%,其余的96%有一半是抽取地下水。”张武达课长说。但无论是海水淡化措施,还是抽取地下水资源都令金门县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海水淡化成本太高了。地下水超抽,又会使海水入侵,地下水有盐化危险。”吴友钦说,2001年投资1.94亿新台币(约4113万元人民币)的金门海水淡化厂建成。但这一方式,不仅供水量少,而且成本太高。每立方米的原水成本就要400元左右新台币(约100元人民币),更不用算后期净化成本。

“不算海水淡化成本,1吨水的处理费是10元,但我们只收取2元的水费,所以这几年几乎每吨水要亏损8元。”张武达说,不过以后应该会好些了。因为晋江原水水质较好,处理费应该能下降4-5成。

高粱酒取水受影响 引水助推金门旅游

吴友钦更多考虑的是缺水对金门未来发展的影响。“‘水乃酒之魂’,我们的金门高粱酒都是用地下水酿制的,如果地下水缺乏或盐化,那么金门高粱酒就会受到冲击。”吴友钦说,金门高粱酒曾有意要到厦门生产,以提高销量,后来发现离开了金门的地下水,高粱酒就变味了。如今,金门高粱酒的经济效益已至少占金门gdp的三分之一,未来酒厂如果扩建则水源势必吃紧。

对金门经济的贡献不仅有高粱酒,紧随其后的便是金门的旅游业。“把金门发展成国际型观光岛屿的愿景是金门发展的首要愿景。如果我们连水都提供不了,那还会有游客吗?”吴友钦说,随着台湾自由行的开放及金门旅游的发展,金门的缺水问题显得日益严重。因此,本次引水也为金门旅游发展解决了后顾之忧。

“这次的引水不仅为金门百姓解决了多年来的饮水问题,而且也为金门日后的发展解决了后顾之忧。有了这些水,日后金门更能大跨步发展了。”吴友钦信心满满地说。